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未婚妻和同事们
未婚妻和同事们
我的未婚妻叫袁雪银,26岁,身高1米63,长着一张娃娃脸,身材匀称,皮肤光滑细腻,一头披肩秀髮,乖巧可爱。一对丰满白皙的乳房,尤其是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让我着迷
  我们已经热恋了两年,亲戚朋友们都觉得我们是天生的一对,我们下班都回各自的父母家,準备拿到我公司分的房子以后再结婚。
  我和袁雪银在一次旅游中初尝了禁果,回来后,我们只要有时间、有地点,就会痴迷地做爱,但是袁雪银从来没有出现过情色文章所描述女人高潮的样子,所以我不知道她是否得到了满足,不过她对此也没对我说过什幺。
  一天中午,她到我办公室要我陪她逛街买东西,正好我在网上看色情小说,她跑到我背后才被我发觉,我赶紧关掉窗口,转过来一看,「原来是你啊,我还以为是老闆过来了。」我向她埋怨道。
  「你又在看那些了。」袁雪银娇嗔着说。
  我摆出了一副厚脸皮的样子,她也没说什幺,拖着我就上街了。
  在路上,她突然问我什幺是3P,我疑惑地把她看着。
  「我刚才在你计算机上看到的,你把它给关了。」袁雪银说。
  我于是耐心地给她解释了什幺是3P,接着还说了4P、5P,甚至6P。
  其实我在A片里最多只看到过4P,不过我发挥自己的想像力结合看过的小说,口若悬河地描述起来。
  说着说着,我突然发现她脸红红地,眼神也有点迷离了,好像在想着什幺。
  等我讲完了,她低低地说:「有点儿变态哦!」看到她这副神态,我心里咯登一下,也不知是什幺滋味。
  到了商场里,买了点零食和乱七八糟的东西后,她说天气马上要转暖了,想买几双长统袜,我便陪她去丝袜部。她一头扎进花花绿绿的货架,我站在旁边欣赏来来往往的美女。过了一会,她结了帐,提着塑料袋走了过来。
  我看到她急匆匆的样子,心中一动,说:「袁雪银,我看看你买的是什幺?」她笑着说:「你一个大男人看什幺看。」说完就拉着我要走。
  「让我看看你的品味如何嘛!」我的好奇心大增。
  她拿我没办法,只好和我到商场卖冷饮的地方找了个座,我抓过袋子就看,里面除了两双她在办公室必须穿的肉色连裤袜外,居然还有一双蕾丝花边的黑色长统丝袜,还有一条黑色的蕾丝吊袜带,我看得心跳加速:「好像不是给你自己买的吧?」她脸红了红说:「是啊,是给我自己买的,有什幺奇怪的?」我心里又是咯登一下,但是也不好说什幺,于是喝完水就一起走了。
  当天晚上睡觉前,我躺在床上想着今天发生的这些事,觉得心里惴惴的,老是有什幺东西堵在心头,怪不舒服的,于是开始胡思乱想,想着想着又想起了一件事:
  她们公司的一个姓刘的部门经理一直贪恋她的美色,我去她办公室时经常看到那个刘经理在袁雪银的旁边说笑。上个星期部门调动的时候,他把袁雪银要到了他的部门,我早就听说那个刘经理不是什幺好人,和社会上鬼混的人有来往,便提醒袁雪银不要和他过于亲密,还要注意自己的穿着打扮,不要太惹火。袁雪银让我放心,还说她挺讨厌那个刘经理,接着还顺便讽刺我心胸狭窄什幺的。
  想着想着,我心里很是不安,就这幺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  过了两个星期,四月上旬左右,我分的房子拿到了钥匙。我和袁雪银于是开始忙着看房子、规划装修的事了,我把那些怀疑又抛于脑后。
  可有一天我们在建材市场看木料时,我手机刚好没电了,我便拿了她的手机回电话,结果在通话清单上发现上个星期五晚上8点过,有一个手机分别连续跟她通了三次话。她那些亲朋好友的电话我都熟,可是这个电话我从来没见过,我心里一凉,悄悄地把号码记了下来。
  送她回家后,我用街边的公用电话拨了那个电话,对方是一把男声,懒洋洋地问:「喂?」是她部门的刘经理!我听过他说话,我马上就挂了。我站在街上不知该做些什幺,这些事一件一件串起来让我觉得不对劲,我决定在这个星期五晚上去她公司看看。
  (二)到了星期五,下班以后,我在街上的麵馆里随便吃了点面,乱逛到天刚黑的时候,到了她公司大楼下,我决定不坐电梯,爬上9楼,主要是避免碰到她的那些女同事,叽叽喳喳的。
  当我气喘吁吁地爬到了9楼,刚好碰到管理员,由于我经常去,他认识我,对我说:「你找袁雪银吧,她还没走。」我对他笑了笑,向袁雪银办公室走去。楼道空蕩蕩的,所有办公室都关着门,她的办公室门还开着,灯也亮着,我刚走到门口,她办公室的一个老大姐正好提着手提包出来,看到我,友善地对我说:「是你啊,正好我要回家了。袁雪银还没走,我门就不锁了,你在里面等她吧!」我点点头,走进她的办公室,在长沙发上坐了下来,伸出双腿放在沙发前的大茶几上鬆弛我痠痛的肌肉。
  可能过了有五分钟吧,走廊传来了高跟鞋的声音,朝着这边过来了,我听出是袁雪银的脚步声,正要站起来去门背后吓一吓她,忽然听到另一个人从走廊另一边跑了过来,接着就是袁雪银嘤的一声:「讨厌!在走廊上就这样,快放手。」这时两人的声音已经到了门口,我迅速地躲到了长沙发的背后,偷偷地探出了头。
  只见袁雪银被一个粗壮的男人从后抱住,男人的右手隔着白色衬衣揉搓着袁雪银丰满结实的乳房,左手撩开短裙,隔着肉色连裤袜摸着袁雪银的阴户,袁雪银闭着眼睛,呼吸急促。
  男人用下身顶着袁雪银向沙发走来,到了茶几前,男人从背后一把将袁雪银推到茶几上趴着,转身就去反锁上门,接着把灯全部关掉,只剩下沙发前的落地灯,向袁雪银淫笑着走来。
  藉着灯光,我看得很清楚,这个男人就是袁雪银办公室的刘经理!我正想冲出去把姓刘的揪住暴打一顿,茶几上的袁雪银忽然翻过身坐起来,一边伸手去拉刘经理的西裤拉链,一边媚眼如丝地说:「你快点嘛,人家好痒哦!」这时我的心就像被一把大铁锤重重地砸了一下,隐隐作痛,我靠在沙发背后瘫坐着,脑海中一片空白。
  「喔 哦 啊 好舒服啊 用力些 」袁雪银的呻吟声让我回过神来,我木然地又看过去。
  袁雪银躺在茶几上,全身上下一丝不挂,一对圆滚滚的乳房随着胸部的起伏而微微颤动着,两个粉红色的乳头骄傲地立在那里,脱下来的灰色短裙扔在沙发扶手上,旁边还有袁雪银的肉色连裤袜和小内裤。
  而刘经理则浑身赤条条地跪在她两腿间,贪婪地用他那肥厚的舌头吸吮着袁雪银流水潺潺的阴户,袁雪银两条光滑修长的玉腿挂在刘经理的肩膀上,脚上的高跟鞋随着刘经理一下重过一下的吮吸而晃动着。
  袁雪银的双眼紧闭,白里透红的脸上还带着享受的微笑,红红的舌尖舔着干裂的嘴唇,娇声呻吟不已。
  我面如死灰地看着这一切,心里却慢慢地有了一种感觉,它说不上是痛苦或快乐,有一点忌妒,有一点伤心,还有一点快感和期盼。
  袁雪银在刘经理舌头的挑逗下,充血的阴唇泛着肉红色,小穴里流出了白色的液体,沿着阴道口向下面的肛门流了过去。
  刘经理弯下头,舌头在袁雪银的菊门口划着圈,然后慢慢地一路扫了上去,把流下来的白色液体全部捲进了嘴。袁雪银双腿一下伸得笔直,蹬掉了高跟鞋,白嫩的脚趾不停地收缩着。
  猛然,袁雪银惊叫一声,白眼一翻,浑身抖个不停,双腿向胸前弯曲,阴户使劲摩擦着刘经理的嘴,阴道里分泌的黏稠的白色液体像岩浆一样向外爆发。
  刘经理更是双手紧紧抱着袁雪银的臀部,努力地用自己的鼻尖、嘴唇和舌头裹食着。袁雪银无意识地收缩着阴道,口中喃喃道:「哦 要死了 啊 不行了 」刘经理好像已经忍不住了,站起来把袁雪银翻至侧面,抓起她的一条腿扛在肩膀上,挺起那足有18公分长的大鸡巴对準袁雪银通红的阴户插了进去。
  刘经理毫不留情地一插到底,袁雪银痛苦地叫了起来:「啊 不要 好痛啊 」可刘经理并没有想停下来的意思,依旧狂插不止。袁雪银阴道里晶莹通透的嫩肉被肉棒粗鲁地牵扯着,里面的血管好像就要被坚硬的龟头磨破了一样。
  插了几十下后,袁雪银的表情渐渐从痛苦变成了享受,已被汗水打湿的秀髮贴在额头,嘴角泛着笑意,一边用手使劲揉着自己的乳房,一边呻吟着:「好 快 大鸡巴真好 哦 哼 再进去点 喔 到子宫了 不要啊 」刘经理红着眼,喘着粗气,汗流浃背地抽插着,边大声地说着:「真紧 啊 啊 袁雪银 你这个骚货 夹得我好舒服 我要插死你 快说,喜不喜欢我的大肉棒?说 」袁雪银好像已经没有力气回答了,闭着眼,不停地喘息着。汗水把两人的阴毛都打湿了,混合着袁雪银不断涌出的淫水慢慢流到了茶几上。
  沙发后的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看他人作爱,而且女主角是我深爱着的未婚妻,我的阴茎直直的在长裤里挺着,特别难受,看着刘经理那爽翻天的样子,我的脑袋里什幺都没想,一片空白。
  约莫过了十分钟后,刘经理抽插的频率明显加快,袁雪银咬着牙,扭着自己的下身,好像她阴户的某个角落的骚肉没有被照顾到似的。
  忽然,刘经理虎吼一声,两眼圆睁,双手紧紧地抓着袁雪银的手腕和脚踝,疯狂地抽插着。袁雪银喘气的声音越来越急促,呻吟的声音也随着刘经理抽插的频率而加快:「哼 哼 哦 哦 喔 不行了 不行了 要来了 啊 啊 啊 」伴随着一声长时间的尖叫,袁雪银达到了高潮,美丽的脚趾猛的缩成一团,双手紧紧地捏着拳头,指甲由于过于用力而发白。
  刘经理的括约肌也剧烈地收缩,将早已堆积在关口的精液狠狠地射向袁雪银阴道的深处,刘经理的屁股每夹一下,袁雪银就全身都因此而抽搐一下,我想起袁雪银每次都不厌其烦地让我去戴什幺避孕套,心里早已平息的嫉妒感又强烈的升了起来,我咬了咬牙,闭上眼靠在沙发的背后。
  过了一会,我听见拉拉链和穿皮带的声音,接着一个人影走向门口,开门走了。
  我探头出去一看,刘经理已经不在了,袁雪银仍旧全身赤裸着躺在茶几上,通红的小穴里缓缓地流着白色的精液,滴到茶几上,混合着两人的体液,上面还漂浮着几根弯曲的阴毛。袁雪银睁着无神的双眼,小嘴微张,胸部上下起伏着。
  忽然,袁雪银的电话响了,袁雪银用手支撑着茶几站了起来,步履蹒跚的走到办公桌前,拿起了电话,抽了几张面巾纸擦她黏乎乎的阴户。我便趁着袁雪银背对着我接电话,迅速地走出了她办公室,从楼梯口冲了下去。
  【完】

百站百胜: